[海南周刊]有多少琼州古籍云消雾散?
2015-12-07   来源:未知 作者:南昌资讯  

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工作职员在收拾古籍 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

  相干新闻:

  海南古籍今安在?

  海南馆藏古籍话你知

  “世界民间藏中国敦煌文献精品展”、“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30年教养文献展”、“结合国成破初期可贵文献展”……近期,海内外有关文献展览的消息接踵而至。

  “文献”一词最早见于《论语·八佾》,南宋朱熹注解:“文,典籍也;献,贤也。”文指典籍文章,献指的是古代先贤的见闻、舆论以及他们熟知的各种礼节和个人阅历。

  海南固然孤悬海外,文教发轫较晚,但历史上也出生过不在少数的本土文献材料,然而,特别的地舆地位、气象前提和各种人为因素,又使很多有关琼州的文献散佚殆尽,不知所踪。

  依据广东海南两舆图书馆学专家的考察统计,目前已知馆藏的民国以前的海南古籍共217种,其中将近一半藏于广东省立中山藏书楼,南昌资讯网,本岛珍藏数目最多者是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,有9种,其中4种为独占。

  《太平御览》是援用《珠崖传》内容最多的古籍

  “海南地志,最先见于国史的,是《珠崖传》。”澄迈籍公民党将军王家槐(1899-1973)赴台后,与海南书局的开创人王梦云(1895-1994)一样,也执着于海南地方文献的收集、研讨和出版,“《隋书·艺文志》:《珠崖传》、一卷,伪燕聘晋使盖泓撰。而《唐书》、《新唐书》、《宋史》等艺文志,俱没有载。想在唐末至五代之际,这传已亡佚了。”

  据初步验证,从东晋到清代的1600年间,海南共修郡、府、州、县志书112部,散佚和遗存的一半一半——各占56部。《珠崖传》是其中之一。

  这亡失的56部只是志书,还有多少其余古籍难觅其踪呢?

  书不在,尚留点滴痕迹

  中国文献学家、方志学家刘纬毅考据,《珠崖传》又名《朱崖传》、《朱崖故事》,最早见于《隋书》的《经籍志》(王家槐所述应该有误)。《珠崖传》虽然已经失传,但在一些古代典籍中还能找到该书的零碎记载。

  譬如唐代徐坚撰写,取材于群经诸子、历代诗赋及唐初诸家作品,保留了良多古代典籍零篇单句的《初学记》,就摘录了《珠崖传》里对海南岛民的外貌描写:“男女皆椎?,或被发徒跣。”男人女人都将头发向上盘起,或者罗唆披头披发,光脚走路。

  然而,王家槐认为,这是南方蛮族的个别风俗,不是珠崖民族的特点,珠崖自从汉元帝时罢郡至晋代,其间三国孙权讨伐无功,岛民凭海坚守,与中原交通断绝,盖泓的记述,不过是途说途说,所以说不出珠崖民族的特征来。

  又如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(983年)的《太平御览》,也引用了《珠崖传》。如“朱崖大家有青铜镬,多者五三百,积认为货”“朱崖人出入着布或细?布巾,巾四幅,其中内头如围巾象”“果有龙眼”“朱崖果有余甘”,对海南古代的民风、民俗和物产都有浏览。

民国出版的《海南丛书》,恰是根据海南历史上的古籍整顿刊行。 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

  惋惜书已不存,后人难窥千年之前海南的天然和人文全貌。

  那些错综复杂的古籍

  在《珠崖传》之后的海南古籍,是宋代赵汝厦所撰的16卷本《琼管图经》,《宋史》和清道光年间阮元所修的《广东通志》(简称“阮通志”)都提到这部书。作者赵汝厦在南宋嘉定年间(1208-1224),当过琼州知州。阮通志称“书已佚”。

  阮通志中还提到《琼州图经》《琼管志》两种古籍,并注明《琼州图经》是宋人所撰,不知作者,书已亡佚,对《琼管志》则未提作者,也不提书是否尚在。

  王家槐在《海南文献丛谈》一文中写道:《宋史》虽然没有著录这两部书名,但阮通志每每引述,好像在清代还有传播。

  而明代乡贤唐胄纂修《琼台志》时,自序道:“唐人称郡僻而无书,至宋《琼管志》《万州图经》,元人又不能蓄。”

  到了清代,定安探花张岳崧续修《琼州府志》,也在自序中称:“宋元之《琼管志》《万州图经》,不可复见。”

  王家槐以为:海南地气卑湿,图书不能久藏,自是事实,但“万州”之名,始于明代洪武年间升琼州为“府”之后,宋人著述图经,不至于用明人的建置之名,这可能是刊载之误。“然而刊载都误在一个‘万’字,仿佛太巧了。”

  《宋史》还提及18卷本的《海南集》,作者不明,阮通志称其已失传。1249年景书的《郡斋读书志》如斯先容《海南集》:“在海外琼管之集也。于中可见丁晋公(丁谓)、苏长公(苏轼)、赵丰公(赵鼎)、折仲古(折彦质)、李泰发(李光)、胡邦衡(胡铨)诸公之笔。”

  在海南亡佚的古籍当中,有两种(有可能是四种)很有意思——《琼州府琼台郡志》跟《琼州府图经》。

  这两部书在《明史》和《广东通志》中都没有记载,却见于《永乐大典》。王家槐推断它们应该诞生于朱元璋升琼州为府之后,而在朱棣纂修《永乐大典》之前,在短短的30余年之间,就有两种志书涌现,可见明初人们对处所志的器重。

  不外,“文渊阁”《四库全书》所辑录的书目中,又载有《琼州府琼郡志》和《琼州府图志》两种,与《永乐大典》所载的名称稍有差别,一部不“台”字,一部是“经”字与“志”字之别。

  王家槐猜忌这四种书,实在可能就是两种罢了,只是今人看不到这些书,不好凭空臆断,不过“琼台郡”这一名称,明人最是爱用,而且乱用,意思反复的情形并不少见,直到明代中叶当前,“琼州府志”之名定下来之后,奇奇异怪的舆志名称才不再呈现。

  多少部消散了的先贤著述

  在已经消逝的与海南有关的古代文献中,迄今可知有4种是琼州先贤的著作,即王佐的《琼台外纪》、《珠崖录》、钟芳的《崖州志略》和郑廷鹄的《琼志稿》。

  在明代的乡贤中,对海南掌故最为谙习确当属王佐,他毕生著述丰盛,《琼台外纪》、《珠崖录》尤其有名。唐胄修《琼台志》,就采取《琼台外纪》以备旧志,自是不用多说。

  对《珠崖录》,王佐自称为一册,未分卷,但《广东通志》称其有三卷,《明史》则说是五卷,后人看不到书,做作不得而知。然而,顾炎武应当看过该书,他在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中,认为王佐的《珠崖录》,基本论点是裁撤“土官”政策。

  明代琼南进士钟芳曾撰写一部《崖州志略》,仅在《琼州府志》中有其书名,仍是引自《广东通志》的,内容则一窍不通。

  另一位明代进士郑廷鹄,写过一部《琼志稿》,也未能传世。《古今图书集成》提及崖州方言时,引用了《琼志稿》:“崖州有迈俗、客俗、黎俗。迈人不知所耻,语音与广州类似。客俗、闽人也,语音与潮阳相似。椰根、永宁二处,迈俗、客俗、黎俗。”

  王家槐对此表现质疑,由于郑廷鹄的书既然以“琼志”命名,按著述的体例,不会记录崖州方言,是否误引了钟芳的《崖州志略》,有待找到崖县志书后再下定论。

  海南日报记者查看了光绪《崖州志》,果然发明有与之简直一致的记载,看来王家槐的猜想是准确的。

原题目: